临临临临

伐木。

*虽然打了cptag但是只有单人系列
*没有安哥是因为太懒没有画
*只有大头也是因为太懒没有画
是堕神pa的雷狮,捡了五十年前的厚涂,完全不会用笔刷了所以56瞎几把搞的差劲人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画完了,可能过几天会先撸个安的大头爽一下再搞设定………………!

【雷安】被狼操了

是狼车补档,请走评论区链接。

我操人鱼6

是补档,因为我实在懒的申诉了…龙pa2补档会和34一起发出来。
另外这一篇是我当时写的原稿,就是第一遍一口气写出来的无修版……可能有遣词造句的错误,请谅解。

11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正躺在一条蓝鲸的背上,入目的是惊人数量的鲸鱼群,大大小小不同品种的鲸鱼把他牢牢围在中心,然后向未知的地方游去。

他的记忆断层在下午想回去找雷狮的时候,头脑昏沉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现在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人鱼拍了拍身下的鲸鱼背部,自喉间发出了一段类似于音波一样的震动:“……带我去哪?”

“去人鱼湾。AIMISU,你快要成年了。”

人鱼显然没有意识到成年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蓝鲸的音波传的相当之慢,另一旁游过来了条角鲸不轻不重的戳了他一下:“这很难解释,大海叫我们来帮你,你需要去遗迹…自己看。”

安迷修听的不明所以,但隐约知道了似乎是要去一个地方,他有点头晕,而下腹处浓烈的饥饿感叫嚣着要他去进食,而且有意识的规避了海带和海藻……此时此刻,人鱼脑海里,只有海盗头子。

……不,我在想什么啊?
人鱼很快就想到了这件同样重要的事情,雷狮不知道他被带走了,他会不会还在小岛上傻等?没有了他之后那个人类还能活下去吗?安迷修几乎是瞬间从蓝鲸背上弹起来,而后又被其他的鲸鱼堵的密不透风:“你必须去人鱼湾。”

“去遗迹。”
鲸鱼们的音波汇聚在一起轰炸着安迷修的耳膜,他被迫停止了想跑回去的行为,海水把颈间的祖母绿宝石托起而又随波上下浮荡。人鱼握紧了那枚冰冰凉的石头,它的温度比海水还要低一点,安迷修把他握在胸口,于是这份冰冷也一并顺着肌肤融到了骨血里去。

……LEI。
雷狮。
人鱼的舌尖打了个卷,用标准而好听的圆腔调准确无误的念出来了那个名字。

我不想…
他想不出来下文,只能迷茫的把一对耳鳍垂了下来。
……这是什么感觉呢?

他身处在浩荡的鲸鱼群里,却在发疯了的想不知几百海里外的一个人类。
没有任何一条鲸鱼能为他解释,安迷修蜷在蓝鲸深色的粗糙脊背上,几乎要把那颗宝石揉进了胸口。

也许他理解了,那是很多很多年前,老渔夫透过他眼睛所看到的另一方彼岸。
渔夫浅薄的文化水平让他措不出更为高深的词汇,却用最简单的语言描述了这份感情最直白的心境。

LEEISI……
I MISS YOU。

雷狮说,没有了他会变的孤独,而孤独的人都会死。
……那,思念呢?
也许孤独是人类都会得的病,而人鱼也会有相对的病症吧?

鲸鱼群向愈发愈黑暗的海底深处行进,安迷修看到了断裂的石柱,而更深处的地方却惊人的散发出来了亮光。

鱼群自前端打开让出了通路,互相低鸣着告诉他剩下路只有人鱼才能过去,安迷修点点头,只身探入了那片光中。

不管是什么,请快一点。
……让我快一点,回到他的身边。

遗迹的残垣里空荡荡的,安迷修顺着那种异样的感觉一直前行,最终停留在高高通向上方黑暗一片的石柱边。

他隐约知道为什么鲸鱼带他来这了,这是人鱼的遗迹,是他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曾经出生的地方。

石壁上刻画着细细密密的图画,每一道都是优雅的、女性人鱼的符文,安迷修看着那群族类自上游到石柱下面,却又在最底端徒留出一片空白。

石柱的图样被他颈上宝石所折射的光打乱了,安迷修把他的大块祖母绿举起来,惊讶的从上面读出来了文字。
那是有点弯曲的,类似于鳞片一样的文字,但他读得懂,这是人鱼对自己种族语言与生俱来的天赋。

安迷修很缓慢的阅读着每一个字,然后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居然是这样。

12

“所以,你失踪了将近两个月,刚刚跑回来就要去找什么传说中的人鱼?雷狮,如果不是你头上还带着那顶可笑的帽子,我真怀疑是不是有人把你调包了。”

“凯莉,奉劝你别在这里拐弯抹角,我一刻也不想等。”

“野蛮的海盗。”海魔女客观的评价了一句,然后拖拽着她长长的裙摆跑到里室里翻阅起来。
“……喔,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

她没费多大力气的从书架里翻出来了一本手帐:“我感觉的到,你得到了一条人鱼的鳞片,对吧?”

“人鱼的鳞片可是很珍贵的,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见过哪个人类能得到这样丰厚的赠予——喔,以前没准会有,不过的确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了。”

“我也比较好奇,你是从哪遇见的,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因为被屠杀,而彻底灭绝的物种?”
凯莉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你肯定不知道……对吧?你的她没有说过吗?人鱼早灭绝了,她是当初的落网之鱼?我真想见见…是什么让她顶过十年一次的发情期还活到了现在。”

雷狮敏锐的捕捉到她言语里的关键词:“……发情期?”

“人鱼成年之后,每十年都会有一次发情期。”凯莉把那本手帐递给他:“十年一次——要么吃人,要么上岸等死。”

“…什么意思?”

“人鱼的膜你见过吧?那是会脱落的。每一次更新换代都意味着一次新的开始,周期是十年,彼时她们的尾巴会变成双腿,那层膜也会一并化成水。”
海魔女轻快的笑了起来,语气仿佛是亲眼见到过那副模样:“人鱼的肌肤娇嫩而脆弱,海水的盐分和太阳光的直射都会能够直接把她们弄的遍体鳞伤,残忍的折磨上三天三夜最后溃烂的死去——那双腿徒有其形而已,不能走路,在海岸上被沙石磨砺的血肉模糊。除非在此之前吃上一个人类,素食的美貌生物被迫食用近乎同族一样的生物……是不是很刺激?”

雷狮没有答话,他已经翻开那本手帐查阅了,字迹是很潇洒的圆体,带着一点点连,是凯莉亲手写出来的东西。

“发情期前兆会让她们本能的产生饥饿感,也许做爱会好过一点?可是人鱼都是女性,而没有哪条人鱼肯屈尊和一个人类交配的。更何况那些在海滩上发现人鱼的家伙们,哈,我可不觉得哪个男人在沙滩上看到一位美若天仙的裸体女性会干出什么好勾当。”

“可是我的鱼不是女性。”雷狮沉默了一会,慢慢讲道。

“……人鱼都是女性。”凯莉重复了一遍:“她们是海水孕育出来的生物,我不知道你是遇见了什么玩意,但如果她是人鱼,她一定是女性。”

海魔女似乎不愿意再和他纠结这个话题了,她蹲下身翻找出一张陈旧的航海图铺开:“你知道去哪…信物你已经有了,切记,只有你所处的那艘船能通过迷雾,或者说,只有你脖子上的鳞片所处的船才能通过迷雾。”

“这枚鳞片能让你度过所有的风浪和任何危险的礁石,你的大海已经安全了,船长。”

凯莉挥手赶人,雷狮拿着那本手帐往出走,没过几步又被她追了回来:“你这强盗,还我东西!”

“这不是你给我的吗,给我的就是我的了。”雷狮把手帐举高,海魔女愤怒的拽住他的衣领把海盗被迫拉了下来:“蠢货,我是说里面夹的东西!拿来!”

雷狮不明所以的递给他,黑发的魔女从后侧的封皮里拽出一枚用蓝色发丝所捆绑的半透明鳞片,小心翼翼的收回怀里。

“滚吧,去找你那条还活着的鱼。”

【雷安】万圣节要吃糖的

万圣节玩梗,空间看到的,我反应半天才明白,临三岁已经看不懂这个大人的世界了…
  
  
 
雷狮其实不是很喜欢过西洋节,不过现在却很流行这样的活动,大街小巷都多多少少挂了点南瓜灯小蝙蝠,也算是很有节日气氛。

安迷修买了南瓜,按照菜谱做了一碗黄澄澄的玩意,剩下的空壳又歪歪扭扭的刻了个南瓜灯。
雷狮坐在餐桌旁撑着头,饶有兴味的看着他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安迷修明明比他大一岁,却总是喜欢摆弄出来点什么堪称幼稚的行为。桌角摆设的小蜡烛是劣质儿童玩具的小幽灵形状,南瓜羹无疑很难吃,好在他早早买了块节日蛋糕可以一起凑合。

“trick or treat?”

雷狮嘴里刚塞进去一勺南瓜羹,面前伸过来的一双手上还沾着一点蛋糕的果酱,他抬起头看见安迷修甚至可以说严肃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不是吧安迷修,多大了你还玩这个?”

他慢条斯理的把那碗难吃的东西推向旁边,而后起身拽着那只手把人往怀里一拉。

“软糖我没有,不过倒是有点还算可口的果糖,倒腾起来也比较麻烦,还得需要你帮忙,你吃不吃?”

【一则告白】


原本打算回家就写的,结果迷路走了太久真的是累惨了…迟来的告白,希望不算太晚。

我总会被优秀的人吸引。

十字路口交叉横错的斑马线,来往的路人形形色色,我抬起头去寻觅,和其中一些人攀谈,却又在转身的瞬间不再记得。人群涌动,所忘记的空缺又马上被新的空缺填满。
我很幸运,能在这样的人群中遇见木,遇见于我来讲不同的人。

刚好相识了一个月零一天,翻记录恍然发觉原来我们每天其实都会讲这么多话…一行一行从开始一直看到现在,不禁感叹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

其实很早以前是有过追他的想法的,当时觉得狼pa好带感,然后去找他要授权…接触之下瞬间被戳到了很多的点,悄悄跑去和我专雷讲,问你觉得我追木有机会吗(… 
当时写狼pa,打算等把感情线写到互相坦白的时候就去和他告白,结果后来发生了挺多事,和木也处成了亲友,身边人分分合合,想着这样的关系也挺好,也就没去打破了。

回想一下,在一起的过程也是挺奇妙的。我恋爱观特别耿直,觉得不喜欢就一分钟也不愿意勉强,刚和ex分了手,和木讨论安老师那篇文后面的剧情,后来话题引向过去就又抱怨了几句我的恋爱史。
我和木讲,怎么有过好感的人都成我亲友了,觉得很惨。木说,那我算不算啊?我说算啊,就很释然的碎碎念当时的心境……结果木说,那你可以追我啊?因为我也挺中意你的,要不试试?

一瞬间,哇……我不会描述那个感觉了,也真的是再无一言一句能表达当时的心情千分之一滋味。

木比我稍微大两岁,在很多时候都会显现出成熟的地方来。我所思虑不周的,他大多能考虑到,却又不像是常人一样被规矩束缚,绝非笼中雀,是我心所向的阳光与自由。

我以前执着于所寻访此生唯一挚爱,然求之不得,也绝无什么人真正意义上让我心动。想清楚了之后也不再强求,和自己讲,随遇而安,却反而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所以感情这个东西,真的是讲究缘分的,我自认从未被什么幸运神眷顾,以往玩什么游戏之类,朋友三百块抽出来的我要花一千二,抽卡一向没好东西,别人画符写我的名却连续出了两个ssr,眼下转念一想,又有什么人被眷顾过?我有失,却也有所得了。

能与这样优秀的人互相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那天在学校里翻闲书,是priest的〈大哥〉,偶然见到一句似乎可以诠释这般感情的滋味。
“如果不是来的莫名其妙,又怎么能算作怦然心动?”

@木木木木 文笔不足,也没什么别的能讲的了。只望以后可以平平淡淡的过,和你很甜就好。

我,白临,泡木了,懂?@木木木木

【雷安】一百字的段子

你临磕药产物,玩了个闹人命的东西……救命。

“还不肯服输吗?”

海盗嘲弄的把他拉了起来,骑士向来洁净的白衬衫已经被尘土污染成难堪的棕黄色,安迷修撇过头不去看他,深绿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滔天的怒意。

“就这么在意那些弱小的虫子?哪怕为此献出生命也不顾?”海盗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些许的不耐烦,尾音里甚至夹杂着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哪怕这世间再无一丝浩然之气,正义也在我心中长存……这是我的骑士道。”

“哦?”

雷狮把手指伸到了他已经破损的裤子边缘,轻而易举的扯开系紧的扣子后径直深了进去。

“……!!雷!”

海盗的手指灵活的拽住了那根从某处流露出来的半截导线,而后慢条斯理的把那个小玩意从他体内拽了出来。

“那么自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被你夹着的这个玩意,也是你的骑士道咯?”

面哥发的,我来玩一下,刺激

我,这就给您螺旋爆裂旋转炸成天边最美的花火!!呜呜呜呜吹上天不放下来呜呜呜呜hdishsuehejbdjdhdhdhhdhdh激动到脸滚键盘

葵花籽:

画了 @jjc头被打掉了的白临 的被学生操了

超喜欢这篇,赞美白临临一如既往清纯不做作的起名。头一次看到被安哥单方面打到毫无招架之力雷总不由得拍手称快(?)

安哥: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雷总:我不要面子的吗

期待后续车的部分

三天不画画连笔都不会拿了

顺便给自己的挂件打个小广告,已经开始预售了噢,时间到21号截止

↓预售地址↓

求爸爸们给点面子